英国之行:独立、自信与文化传承

英国之行:独立、自信与文化传承

 

十月初的伦敦,有那么几个好天气,也有几度典型的英国天。半岛参观交流团就在这样传统与非传统的英式气候中走访了伦敦及其近郊的蒙台梭利学校。

作为蒙台梭利人,我们了解,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是0岁到6岁,因为在此期间,他会建构人格的基础并且发展出初步的适应性。无论孩子生活在哪里,这种人格的建构和适应性的发展都是存在的。

很幸运的是,我作为观察者,我又一次见证了这两点。

在位于Hampstead的校区中,我观察了一个有32个孩子的环境。我看到还带着满眼泪花的新孩子自己去擤鼻涕,自己去擦拭眼泪,自己搬着椅子去到老师的身边;我看到洒了豆子的孩子把掉在地上的豆子一颗不剩的捡回容器中;我看到一个很小的女孩为自己倒牛奶,并给对面的大女孩添加牛奶;我看到两个孩子为谁使用这张桌子而协商,并最终有积极的结果;我看到几个孩子自己组织团体活动,一起唱歌,轮流跳舞……更不得不提的是,在我观察的位置旁边有两阶高度超过25厘米的楼梯,在3个小时当中,有不少于15个孩子超过60次上下这两阶楼梯,而且无论他们的手里拿着的水壶、水桶、地毯还是教具,无论他们是搬着椅子还是抬着桌子,他们都独立上下这两阶楼梯。每次看到他们蹒跚着从我身边经过,我都有一种去保护他们的冲动。但是,没有一次,这些孩子没有一次向任何人寻求过帮助,而且当他们从我身边经过时,我我在他们的眼睛里读到的是自信——我自己可以做。

在一间蒙台梭利教室中观察,我们有时也会碰到想要和我们交流的孩子。这次我也遇到了两个——其中一个是黄皮肤、黑头发亚洲面孔的孩子,我当时断定这是一个中国的孩子。(因为在提前和老师的交流中,我了解到在这个环境中有中国孩子)。当他开口和我说话时,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长着中国面孔的英国孩子。他的语调是那么的伦敦,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英国,甚至他的衣着都体现着英式元素。

午餐的时候,我更是看到了英国文化与我们的差异。没有助教、阿姨、保育员……去设置餐桌,没有任何一个成人帮助准备餐具,甚至连食物的分放都是由孩子完成的。当孩子完成这些时,我忽然回想起了酒店的早餐设置,因为孩子们设置的餐桌与酒店中的餐桌设置如出一辙。

当对这个教室的观察结束时,我的头脑中反反复复出现的就是这三个词:独立、自信、文化传承。

带着这三个词,我随后走进了三间不同的小学的教室。这其中有lower elementary(6岁到9岁的环境), 有upper elementary(9岁到12岁的环境), 也有从6岁到12岁的环境。 在这三间教室中,我体会最深的依然是这三个词。

在6-12岁的阶段,孩子已经完成了初步的自我建构,也适应了当下的环境。因此,他需要了解更广泛的世界,他的心智会支持着他去探索万物。而我在小学环境中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孩子们。语文课、数学课、体育课、劳动课、美德课、自然课……所有人手臂放好,腰背挺直,在没有老师允许的情况下,教室里安静的就像是没有人存在。那我们是否还记得其中任何一节课的内容?当然没有。

可是在蒙台梭利小学的环境中,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您能相信一群的孩子自己敲打着各种纸盒为歌曲配乐甚至是编曲吗?您能想象几个孩子坐在一起讨论各个国家的男女比例,并研究出生率的问题吗?当您看到一长卷完整的鸟类进化过程图时,您能相信这是一群10岁左右的孩子做出的吗?如果我告诉您这些都是真的,都是事实,而且所有这些信息都是他们自己收集的,您是不是有些许的震惊。是的,这些孩子是在独立学习,独立思考。

更让人嗔目结舌的可能还在后面:我们看到两个男孩在工作时间内(传统意义的上课时间内)拿着足球去到了户外。我本以为他们是去踢球,就连那个班里的老师也说也许他们是想要去运动一下。可当我走到外面时,我看到的却是另外一个景象:两个男孩在地上铺了长长的卷尺(大概有20-25米),记录下每人踢得最远距离,之后计算英寸和米的换算关系……

在我们为数不多的几次和这群孩子的交流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对自己有自信,对自己的文化有了解,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有目标的孩子。而这样一群孩子,他们长大之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们知道12到18岁的孩子进入了青春期,他们身体的巨大变化令他们的心理感到不安,他们变得敏感,开始寻求自己是谁,自己能做什么,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

说到这些我们很容易联想到邻居家的那个中学生,他叛逆、不喜欢和家人交流、除了学习唯一的事情就是游戏……但是一个蒙台梭利的孩子缺与此不同,或者换句话说是与众不同。

在伦敦东南部的小镇Lewes,我们就见到了这些与众不同的孩子。(这些孩子的年龄从12到16岁)我们去的那天,他们正在做着这样一些事情。一群孩子在研究癌症发病率和人口基础问题;一群孩子在用几何的方式解决一个代数问题;几个孩子在同木工一起制作家具;一个孩子在写剧本;一个孩子在设计字谜游戏;一个孩子在用砂轮打磨物品;一个孩子在研究电学和电路……

这些孩子还为我们准备午餐,和我们一起运动、游戏,向我们介绍他们在做的事情,在他们的眼中,成人是他们的朋友,他们可以跟我们畅所欲言。午餐的时候,我们一行人和这些孩子及学校的工作人员共进午餐,大家坐在一起就像是一家人。这其中不乏从小在蒙台梭利环境中长大的孩子。

一个孩子,从出生到16岁,从一个毫无归属感和文化体现的孩子变成了我们眼前的这个人。我们从他们的身上看到了独立、自信和文化传承。我们也切身体会到每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对于孩子来说都是一次重生。而只有真正适合这些孩子发展的环境,只有了解这些孩子发展特点的成人才能真正支持他们的自然成长,让他们在将来成为自己。

这次英国之行,我们见到了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孩子,我们看到了孩子的现在,也看到了他的将来。但一切的一切都基于孩子的成长经历,或者换个更被大家熟知的说法,是基于孩子获得的教育。而这种教育必须是能帮助孩子一生的教育。